f2富二代appicom

“呵,这小子的机灵倨傲劲儿,完没遗传到林雪落的善良温婉啊!”

左安岩再次感叹:温婉淑良的林雪落,竟然能生出像林诺一样邪气又灵动的小家伙来。

完不像正常6岁孩子那样乖巧认生,这一路上为了维护妈咪雪落,没少嗷嗷的跟左安岩他们叫板!

“我这哪是什么善良温婉啊……我这叫愚蠢!蠢到差点儿把自己都给弄丢了!”

雪落微微的吁吁叹息,“除了诺诺,我现在几乎是一无所有!”

“一嫁豪门深似海啊!”

左安岩又是一声感叹,“雪落,我感觉跟封行朗,就像童话里的灰姑娘和白马王子一样神奇!”

雪落微哼一声,“在眼里,我就那么灰姑娘吗?”

“没,没那个意思!只是觉得一个寄人篱下的外甥女,能嫁给封行朗那种财神爷,的确很传奇!”

左安岩连声解释道。

“还财神爷?封行朗很有钱吗?我怎么没觉得?”

跟大多数的女人一样,雪落保守的认为:自己在相夫教子的同时,能够提升一下自己的内在修养和专业知识,就已经很完美了。

忧郁系少女阴雨天室内写真

“呵,呵呵,封太太就是封太太,说话这叫一个财大气粗啊!”

左安岩玩笑似的奉承,“就说开的那辆玛莎拉蒂吧,限量版的,而且还是为女士私人定制的,市值接近五百万!”

雪落微微惊讶,“五百万?怎么可能?封行朗明明说就二三十万,让我当代步工具的。”

“这有钱人就是有钱人!把五百万的车当代步工具,纯属九牛身上拔一毛而已!”

左安岩悠声说道。

君子爱财,跟爱心奉献,并不冲突。

雪落默了:那又怎么样呢?!

如果那个男人对自己和孩子专情致深,自己每天跟他喝粥挤公交车,她林雪落都乐此不疲!

冲进窑洞的林诺小朋友,又屁颠屁颠的跑了出来。

一边跑,还用小手一边捂住自己的鼻子,“妈咪,里面只有一群咩咩叫的臭羊羊!臭死亲儿子了!”

“哈哈哈哈……”

小东西那童言无忌的小模样,着实逗得左安岩跟雪落一乐。

在某些方面,才6岁的林诺还是娇气的。

干巴巴且不咸不淡的馒头,小家伙是不肯吃的;他就专门只吃村长犒劳左安岩他们杀的那只鸡。

“妈咪,这只大鸡腿给!”

雪落真的很难为情。

一只鸡,本来就不大;加上左队长,还有随行的义工们,七八个人压根就分不到几块肉。

可儿子竟然一点儿人情世故都不懂,可劲儿的专吃着那唯一的荤菜。

“妈咪不想吃……自己吃吧。”

雪落将儿子拖拽到他自己面前的红烧鸡盘子朝桌子中间推了推。

“左队长,们也吃啊。诺诺他,他不懂事。”

自家儿子又彪又悍的吃相,雪落觉得自己的一张脸都快臊得见不得人了。

关键桌子上还坐着村长的一个孙子和孙女,他们都懂事的咬着馒头就着蛋花汤,根本就没有伸筷子去夹鸡肉吃。他们知道这是款待客人的。

原本两个小家伙是没敢坐主桌的,雪落看着他们在一旁吃着挺酸心的,便把他们一起叫上了主桌。

“孩子长身体呢,让他吃吧!”

左安岩给那两个孩子各夹了两块大些的鸡肉,“来,们也吃吧!”

“我们不要吃,给林诺小弟弟吃吧。”

雪落的鼻间突然就酸得利害。

原来这世界除了爱情,还有许多真善美的东西。

晚上,村长将二儿子和二儿媳的婚房留给了雪落母子住。

他看得出:林诺小朋友是富贵人家的孩子。

给儿子擦好身后,雪落便开始借机好好的教育起了儿子林诺。

“诺诺,今晚的晚餐餐桌上,瞧那个小哥哥和小姐姐多懂事儿,都知道把鸡肉省给吃呢!”

“我们是客人呗!省给我们吃也是应该的!”

“……”雪落默了一下,有些头大。

这五年多来,河屯那弱肉强食的教育理念,着实把儿子林诺给养歪掉了!

“诺诺,晚上就一只鸡,如果让吃了,别人还吃什么啊?”

雪落的声音微微提高了一些。

觉得妈咪有些不高兴了,小家伙立刻卖萌的抱住雪落的脸颊响响的吧唧了一口。

“我看到鸡窝里还有好几只鸡呢!是他们太小气了!才杀掉一只!”

“……那些鸡,都是留着生蛋的。都吃完了,哪来鸡蛋呢?”

雪落着急着想跟儿子讲道理。

“去超市买呗!”小家伙不以为然。

“买买买,说得到是容易!这里离市集小镇要一个多小时呢,而且山路又那么颠簸不好走!”

雪落有些怒了,言语上也就锐利了起来。

小家伙耷拉着小脸看着突然就生气了的妈咪雪落,“妈咪,怎么又生气了呢?”

对于贫穷、荒凉、落后,小家伙并没有什么概念。

因为自打他出世以来,就没缺过衣食住玩。除了妈咪想要的自由!

感觉到自己的失态,雪落的面容缓回了一下,将儿子抱起来,让他坐在了自己的腿上。

“妈咪,是不是想混蛋封行朗了?”

小家伙认为妈咪的生气,一定跟自己的混蛋亲爹有关,“其实诺诺也挺想混蛋封行朗的!”

雪落的心间猛的一疼。

“但是,妈咪跟诺诺一定要有骨气!让封行朗抱着封团团那个鼻涕虫去吧!”

小家伙厉厉的说道。

他接受不了亲爹封行朗对他的欺骗,更接受不了亲爹封行朗突然冒出来的一个亲生女儿!

儿子的一句‘一定要有骨气’,让雪落听着微微一怔。

自己跟封行朗这一路走来,自己缺少的,不真是儿子口中的骨气么?

可爱情这东西……是有骨气能解决得了的么?

“诺诺,答应妈咪,从明天开始呢,要做一个乖巧懂事的孩子好不好?有好吃的东西,一定要记得跟别人一起分享,不能老是一个人吃独食,那是自私的表现!知道么?”

“知道了妈咪。诺诺明天不吃大鸡腿了,只啃馒头好了!”

小家伙说得万分的委屈。

可小脑袋里已经有了自己的小盘算。

“对不起啊诺诺,后悔跟妈咪来这样的穷乡僻壤了吧?”

雪落心疼起儿子林诺。要知道,小家伙从小到大,一直过的都是养尊处优的生活。

“妈咪想去哪里,亲儿子都会陪着妈咪一起的。就让混蛋封行朗使劲儿的想着老婆和孩子吧!”

小家伙倨傲的扬起小下巴,对着窗外瞄了一眼。

可雪落的心间却丝丝的生疼着。

看着儿子那抿紧的小嘴巴,还有那责备怨怒的小眼睛,她知道儿子在等待什么,期盼什么。

他们父子之间的深厚感情,不会因为封团团这个同父异母私生女的出现而被盘抹去的。

可小家伙不想接受、也不相信这个残忍的事实!

他需要混蛋封行朗给他一个理解!

******

第二天一早,雪落被公鸡的一阵打鸣声给吵醒了。

晚睡的她好不容易睁开了惺忪的睡眼,却冷不丁的发现身边已经没有了儿子林诺。

“诺诺……诺诺……”

雪落吃惊不少,几乎从庥上连滚带爬的起身,跌跌撞撞的冲出了房间。

院落里,小家伙穿着小哥哥宽大的汗衫,怔怔的看着那只站在土墙正嗷嗷打鸣的大公鸡。

村长一家都已经起床了。两个孙辈正跟奶奶一起切割草料。

小哥哥上前来关心了林诺几句,可林诺小朋友只是盯看着那只大公鸡,一声不吭着。

那酷酷的小表情,也没谁了。

“诺诺,怎么一早傻站在这里呢?”

顺着儿子的目光,雪落看到了那只正打鸣的公鸡,“是不是大公鸡吵着睡觉了?”

小家伙摇了摇头后,满满的落寂。却一言不发。

雪落觉察出了儿子的情绪有些不对,“诺诺,怎么了?是不是……是不是想亲爹了?”

“我才不会想封行朗那个混蛋呢!他要完蛋了!”

小家伙厉厉一声,便转过身去,头也不回的又朝窑洞走去。

给了亲爹封行朗一个晚上的机会!

只可惜混蛋封行朗并没有珍惜!

看着儿子那落寂的小身影,雪落的鼻间一酸。

******

因为已经放了暑假,要动员这群留守儿童去夏令营,并不是一件轻松容易的活儿。

大部分的爷爷奶奶们,只想着不让孩子饿着热着就行,要让他们同意把孩子带离石郫县,几乎有家都是拒绝的。

这个艰难的任务,就留给了队长左安岩和雪落。

才走访了一家,林诺小朋友p股就坐不住了,雪落只能先把儿子送回村长家交给小哥哥看着,并叮嘱儿子一定不要乱跑乱闯。

既来之则安之。

封行朗不在乎老婆孩子只能由他去了,自己跟妈咪还要继续生活下去的,不是么?

闲得发慌的林诺小朋友,把目光落在了那只在院落里瞎晃悠的大公鸡身上!

大公鸡的身后,还有一群咯咯叫的老母鸡!

妈咪昨天晚上为什么会训斥自己呢?还不是因为自己多吃了那只鸡?!

这老村长也太小气了吧!有这么多的鸡,他只舍得杀了一只?

妈咪不是说自己不懂得分享么?

那多杀几只鸡……岂不是大家都能吃到美味的鸡大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