荔枝app往后余生

“阿弥陀佛,叶施主,我们准备出战吧!”枯藤大师灵识传音道。

“这么早?”叶星当即也展开灵识,覆盖整座白云城,朝枯藤大师传音,沉吟道:“诸位前辈实力都未完恢复!”

“没办法,情况有变,那旭日九天他们定是看出了什么端倪。现在不出战,他们就逃入轮回谷了!一旦圣主降临,两股力量合二为一,我们就完陷入被动的境地!”枯藤大师苦笑道。

“前辈,我感觉这事有点不对劲。”叶星目光闪动,沉声道:“若是旭日九天和幽冥姥姥他们要撤退的话,大可以悄无声息的离开。可是他们如此大动静的离开,好像生怕我们不知道似的,我怀疑这会不会是他们的一次试探,用假意撤退来试探我们的虚实!”

“嗯,有这种可能,但也不排除他们是真的撤退!”枯藤大师灵识传音道:“若是真的撤退,一旦被他们逃入轮回谷,那就错过了灭杀他们的大好机会!”

“真是进退两难,旭日九天这老匹夫还真是够机警的!”叶星双眉紧锁,沉声问道:“几位前辈恢复的怎样了,如今提早出手我们实力足够吗?”

“放心,老衲的本尊已经恢复了八成多的实力,他们几个应该也差不了多少!”枯藤大师道:“力压敌人完没问题,至少也要啃下他们三分之一的人马!阿弥陀佛,准备出战吧!”

话音刚落,只听城主府西边的阁楼宁安堂中响起一声嘹亮的佛号,似悠悠古钟般回荡在天地间。

“叶小子,准备开战,杀!”

东边阁楼,老魔头任天邪所在的院落宛若利剑出鞘,一股恐怖的锋锐之气直冲云霄,将残破的四象玄武阵撕了个支离破碎,黑袍任天邪周身魔气滚滚、金芒闪现,化作一道残影朝前方追击而去。

与此同时——

“咻!”“嗖嗖嗖!”

小可爱美眉秀丽无比

“嗖嗖嗖!”

破空声一道连着一道,如万箭齐发般一位位圣境天人自白云城内一栋栋阁楼中冲腾而起。

赤、橙、黄、绿、青、蓝、紫各色流光耀满天穹,映得整片漆黑的夜空绽放着梦幻般的光彩,道道人影尽皆散发着澎湃的杀气如流星划空般朝着西边天际电闪而去。

……

此刻,黑风岭西边夜空中。

“呼!”“呼呼呼!”

万丈高空风声呼啸,圣火祖师旭日九天和黑暗左使幽冥姥姥正带领着六七十名圣战天使朝着西方轮回谷方向撤退而去。

不过一行人马行进的速度并不快,甚至可以说非常缓慢。虽然在普通人眼中可以形容为风驰电掣,但这种速度在圣境天人眼中可以说连三分之一的速度都没发挥出来。他们仿佛也是故意以这种速度前行的,似乎并不想离开太远。

“这距离差不多了吧,白云城方向并没有人追出来,估计是我们多虑了吧!”黑暗左使幽冥姥姥道。

“在等等吧!”圣火祖师旭日九天沉吟道。

“还等?”黑暗左使幽冥姥姥道:“再等下去,恐怕要耽搁破阵的时间了!”

“是啊,旭日右使!左使大人说的没错,再等下去,那些武林余孽估计又在修补阵法了!”

“就是啊,我们攻打了这么久,眼看着就要将阵法攻破了,要是被他们修补了,到时又要花费许多时间!”

旁边四名四翼大天使长当即也连忙道。

“嗯,这到也是,或许真的是我多虑了!”圣火祖师旭日九天迟疑了下,当即点了点头,沉吟道:“好,那我们这便返回白云城,继续攻——”

圣火祖师旭日九天话刚说一半,忽然——

就在这时——

“咻!”“嗖嗖嗖!”

“嗖嗖嗖!”

只见白云城方向一道道流光冲天而起,散发着澎湃的能量气息,朝着这边飞掠而来。有淡蓝色的水系气息,有赤红的火系气息,有绿色的木系气息,亦有灿灿金系气息,足足三四十位圣境天人朝着这边飞速赶来。

领先数十步的共有六道人影,一为两个身披袈裟的光头和尚,二为绿袍老者,三为轻捻佛珠的尼姑师太,四为一名背负乌鞘古剑的短发青年男子,手臂上带着一条不知名的金属手套,散发着湛蓝色的能量光华。

还有最当先的那道人影周身更是时而魔雾滚滚,时而金芒乍现,以无与伦比的速度朝着这边电闪而来。

“是白云城里的那些圣境们,不好,果然有诈,快逃!”圣火祖师旭日九天脸色狂变,惊声大喝道。

不用他提醒,那些圣战天使显然也意识到了威胁,哪里还如之前一般慢悠悠的飞行,一个个翅膀疯狂扇动,荡起阵阵狂风,朝着西边轮回谷方向速飞逃而去。

“该死,竟然真的是陷阱!”黑暗左使幽冥姥姥脸色铁青,沉声道:“火老头,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你我断后吧。他们提前追出来,想必如今实力依旧没有完恢复。”圣火祖师旭日九天沉声道:“希望可以挡住他们片刻吧,只要撤入轮回谷中,有大阵为依托,圣主降临就是他们的死期!”

“呵呵,挡?你挡得住老夫一剑么!”

漆黑的夜空中忽然响起一声冰冷的嘲笑声。

“咻——”

黑暗中,一道金色的冷芒仿佛刺破了苍穹,电闪而至。

“任老魔!!!”

圣火祖师旭日九天瞳孔急剧收缩,慌忙挥动手中的烈焰长刀,拼尽力斩向了那道可怕的金芒。

“铛!”

一声金铁交鸣声响彻天地间,在这寂静的夜空中回荡着,紧接着‘噗嗤’一声,一缕殷红的血水飞溅而出,丝丝刺鼻的血腥味朝着远方飘扬而去。

圣火祖师旭日九天身形疯狂暴退了数十丈之远,摸了摸脸上的伤口,伤口处传来火辣辣的疼痛,剑痕足有一指来宽,深可见骨,道道殷红的鲜血如泉涌般不断溢出。

一剑刺伤一位活了数千年之久的圣境巅峰级天人强者,来人不用多说,自然是老魔头任天邪了!